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彩网站 > 内容

推荐图文

热门内容

长沙地下六合彩解密 庄家学网站频换域名

时间:2017-04-10 11: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前,长沙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地下六合彩赌博案,涉案金额或超亿元,长沙市治安支队支队长易建波介绍,此次破案会使得长沙地下买码减少至少七成。

  让码民直呼“坑爹”的是,该地下六合彩犯罪团伙仅是借了地下六合彩的名义,除了码号是六合彩的码号以外,其余所有操作都在长沙完成。

  据警方介绍,该犯罪团伙的为一典当行老板,在典当行的下,团伙借码号,采取网络下注的形式,以4人为核心,分庄家、代理、会员、写单员、码民等5层结构,采用会员制的形式,组织非常严密。

  该团伙还有自己的网络技术人员,为了让“生意”能做得长久,该团伙像网站一样,每星期更换一次二级域名,每次投注资金控制在50万元以下。

  该山寨版地下六合彩网站系统设定每个星期一、三、五晚8点40分开彩。警方透露,该团伙的技术人员在下注时间到点后,会以管理员的身份登录网站,输入其从福星彩券有限公司网站获取的当晚开出的号,此号即决定各买码人员当晚的输赢。

  警方提醒广大市民,千万不要去沾地下六合彩,输赢并非来自概率,输赢的情况是可以被团伙技术人员操控的,码民的钱财大部分被团伙瓜分。

  奔驰宝马雷克萨斯、虎……9辆崭新的高档轿车一字儿排开,4名股东一次性分红高达160万……

  什么样的企业这么阔绰?长沙市透露,这家阔绰的企业,是一个以高科技作为外衣,采取网络下注的形式,疯狂骗取码民钱财的山寨版地下六合彩点。日前,长沙警方已将该点一锅端。

  长沙市治安支队支队长易建波介绍,此次破案会使得长沙地下买码少了至少七成。长沙市治安支队副支队长彭金炬告诉《法制周报》记者,该案涉案金额或超亿元,以蒋帮良为核心的该地下六合彩案,除了码号是六合彩的码号以外,其余所有操作都在长沙完成,所获非法资金也都集中在手中,没有流向境外。

  山寨版地下六合彩究竟是以何种径广大码民呢?随着采访的深入,答案渐渐浮出了水面。

  长沙市雨花区某传统小型社区,每天晚上六七点左右,王美丽便会打电话给一个码站的写数员,将自己投注的号码以及准备投多少注等信息告诉对方。8点过后,码站会将当晚的中情况以电话的形式通知王美丽。

  王美丽是一个多年的工人,两年多来,她以上述买码形式,被地下六合彩码站坑了两万多元。最后一次,是丈夫提着借来的一万元现金送到码站还账,并“如果再赊账买码后果自负”,她才下定决心逐步戒除了码瘾。

  “买六合彩和吸毒一样,只要你沾上就会很快成瘾。每到买码的时间,就会不由自主地打电话,而为了选取一些自己认为肯定能中的码号,不仅每天要码书,还要与其他码友相互交流”,日前,王美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有时甚至会将这一天第一个见到的人的生日,当作这一天的吉祥号记下来,或者自己认为带财气相的人的电话号码的首尾两个数,作为当天的。”但是王美丽期待的却始终未能出现。

  “刚开始的时候,是我们自己到码站去报号,再由码站的工作人员代替我们在网上下注,”王美丽说,“时间长了以后,就可以赊帐了,你只要打一个电话,把自己的码号报给他们就可以,中了就去兑,多退少补,没有中,就隔一定的时间去结。”

  王美丽告诉记者,她最倒霉的时候连续买了一万多元都没有中,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求丈夫去借钱还账。

  王美丽买码过程中,与其打交道的只有隐藏在某社区一个打印社内的写数员。王美丽根本不知道,让她如吸毒般成瘾的“六合彩”,实际上只是一群长沙人玩的戏法。

  “今年6月中旬,有群众举报多家网站以投注地下六合彩的形式,大肆在我市组织码地下六合彩网络赌博活动”,长沙市治安支队副支队长常自力7月19日下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地下六合彩以网络投注形式的出现,在过去查处的案件中尚不多见,群众举报以后,得到了市局领导的高度重视,长沙市副市长、市长李介德亲自担任总指挥长,指挥调度该案的查处工作。

  经过近20天的前期调查,案件的脉络渐渐清晰。原来,坑了女工王美丽两万多元的码站,并非社会上所流传的庄家在、等地的地下六合彩。该码站只是借了地下六合彩的名义,进行地下网络博彩的机构,其大本营就在长沙,团伙为一家典当寄卖公司的老板。

  常自力告诉记者,经过摸排发现,该犯罪团伙的组织非常严密,分为庄家、代理、会员、写单员、码民等5层结构,采用会员制的形式,会员只有从庄家或代理处申请了专门的账号、密码才能入会。

  “这个组织的核心主要是4个人,他们有的出钱,有的出力,各占一定的股份”,彭金炬介绍,蒋帮良与罗力兵分别以现金入股,各占43%的股份,王明、罗国平则以出力的形式各占7%的干股。

  彭金炬表示,通过初步审查,警方现在已基本掌握了该犯罪团伙的相关情况,自2010年底以来,蒋帮良、罗力兵、王明、罗国平等4人在网上“福星科技”网站,非法经营码形式的地下六合彩,截至案发前的7月11日,经营时间长达两年之久。彭金炬介绍,“这个团伙的分工非常明确,其中,蒋帮良负责整体运作及现金管理,罗力兵负责统计每期押注的总额及输赢情况并记录账目,罗国平、王明则负责发展代理。”

  警方查明,在具体运作中,罗国平负责与各代理联系处理网站内容、代理权限等事宜,王明负责收取、赔付各代理的账目。

  在4名股东之外,本案的另一关键人物陈先进以获取工资报酬的形式,负责开发、“福星科技”网站,被认为是山寨版六合彩的灵魂。

  “这个人是市内某单位的一个技术员,刚开始时以次论价,到后来便按月付工资,大约为一万多元一个月”,彭金炬称,蒋帮良等人的第一阶段主要是以手工报单的形式操作,后来请到陈先进后便改为网络下注。

  陈先进利用自己的专业技术,在“福星科技”网站下面又设立了“福星欢乐系统”、“福星会员”等网页,专供代理、会员登录下注,各会员只要分别从代理手中获取登录的账号和密码就能登录网页下注。

  在非法经营地下六合彩期间,该团伙先后发展罗某、龚某、王某等多名代理,各代理又分别发展宋某等众多会员,并由此形成了式的会员网络,遍布全市市区。

  “该网站系统设定在每个星期一、三、五晚8点40分开彩,过了这个时间,系统就会自动关闭,并在十分钟内出结果,系统自动统计输赢”,彭金炬介绍,各会员在开彩前,将市民买码的码号和钱款数量输入到“福星会员”设定的表格里面,开后,系统再根据开出的码号计算出各个会员每笔下注的输赢情况和总的输赢情况。

  “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平”,办案说,输赢并非来自概率,输赢的情况是可以被团伙技术人员操控的,码民的钱财大部分被团伙瓜分。

  据了解,“福星科技”网站系统按12生肖设定48个数字供码民押注,除以直接码号中彩外,押注的方式还有另外两种,其一是以生肖代替(每个生肖4个号码),其二是以颜色代替(每个颜色代表16个号码)。下注时间到点后,罗国平以管理员身份登录“福星科技”网站,输入其从福星彩券有限公司网站获取的当晚开出的号,此号即决定各买码人员当晚的输赢。

  “如此大胆地操作地下六合彩非法活动,难道他们就不怕被查吗?”面对记者的这一疑问,常自力回答道,蒋帮良等人反侦查意识特别强,每天居无定所,与人交往时从不张扬,不与团伙之外的人交谈“买码”事宜。

  “他们之间的互相联系,手机是采用单线,即与上线是一个号码,与下线则是另一个号码。手机上还装有变声软件,庄家在发布网站信息或变更网站信息、鼓吹当期时,就会启动变声装置,男人的声音即刻变为女人的声音”,常自力陈述案情,为逃避机关的打击,陈先进在蒋帮良的下,每星期会更改一次该网站的二级域名,更改后再由罗国平通过手机短信的形式,具体通知该团伙的代理和会员。

  “该团伙在我市租用两处民房分别布置联通、电信两个网站服务器,作为‘福星科技’网站的后台机房。为了保障安全,他们还有另外的措施”,彭金炬发现,每次投注资金一般控制在50万元以下,他们的目的不在于做大做强,而在于做得持久,下注金额太大容易树大招风,遭到查处,所以他们内部,超过50万元的投注金额立即卡机。

  “即使按每次平均投注35万元估算,这个犯罪团伙的涉案金额都在亿元以上了,”彭金炬为记者算了这样一笔帐,按一年52周,每周3次,时间2年计算,总金额达到1.09亿。“当然,这个数字目前只是根据已经查获的情况推测出来的,具体多少还有待深入审查。”

  警方得知,该团伙原则上一个月分一次钱,遇到特殊情况则由蒋帮良定夺。仅7月11日查处当晚,该团伙收受的投注额就达到20万元,而在此之前的7月6日,4位股东就一次性分赃160余万元。

  “据二级代理龚某交代,他自加入该团伙非法经营码地下六合彩以来已非法获利100余万元。”

  颇为吊诡的是,包括极少数会员在内的团伙,在从天而降的巨额非法收入面前,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资金,有的干脆每个月换一台高档轿车,在警方查扣的轿车中,不乏奔驰、宝马、雷克萨斯、虎等名车。而更为戏剧性的一幕是,警方查扣的一排赃车里面,竟然还有一台假冒的大众途观“新闻采访车”。

  目前,蒋帮良等12名团伙被刑事,2人被行政。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查深挖之中。据了解,此次破案有可能会使得长沙地下买码减少七成。

相关推荐